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yawawa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自由之路”史迪威公路游记之--来龙去脉  

2008-04-18 17:56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昨天写了第一篇游记,事后才发现忘记了交代来龙去脉。
这次我们自由之队多达105人的出行,来源于国家地理杂志社的一个构想。早在70多年前,滇缅战场上有着无数的英烈,同美国军队一起,为了抗日而奋战在边陲。其时各种便捷运输已经被日本人阻断,无路可走的时候,我们迫切地需要一条陆路来保障军队的运输和供给。而独立承担起这个重任的,就是传说中的史迪威公路。更

为有意思的是,在那么多年前,越野车的先驱者雪佛兰,成为了公路运输中的主力大军,那时候,边民都知道路上跑的全是“三吨的雪佛兰,五吨的大卡”,于是,经过了杂志社与厂家种种斡旋,雪佛兰旗下的新品科帕奇便成了当仁不让的赞助商,伴随我们一起度过了这难忘的十天。
对了,我们的活动的官方名号,就是:由《中国国家地理》主办,上海通用雪佛兰全程支持的“科帕奇自由之路”活动,带着这样的头衔,70年后,一百余人再度浩浩荡荡,重返滇缅战场。
我这次的任务,是主持三场活动。除此之外,并没有什么重任在身。既没有任务,又对历史并不熟谙,自然心情是轻松愉悦的,公路走来也只是略为崎岖,有众多生性活跃的媒体同仁一路陪伴着插科打诨,倒也不觉得有甚特别。除开主持活动,自然只担负着耍宝和搞笑的任务。唯一让我紧张的时刻,便是主办方说,你千万不要读错人的头衔和职务,我只得一边小小地抱怨着,一面把冗长的头衔背得滚瓜烂熟,比如“上海通用汽车雪佛兰市场营销部副部长凌x”…这个Title,我想我这辈子也没办法忘掉了。
因为目的不同,所以我的行程,和其他队友都有着很大的不同。大家在听老兵讲古、老泪纵横的时候,我在房间悲哀地背着台本;大家在轻松一刻,听潇湘小胖诗歌朗诵会的时候,我在和工作人员沟通串词;甚至走到后来,大家在把出境手续都办好了的时候,我发现身份证失踪,于是紧急向高人求援,错过了去国殇墓园的追思会。
唯一相同的,就是每天坐车,不断地坐车,整天和车一起度过。披星启程,戴月驻步,在或崎岖、或平顺的小路上前行。路上每天都是一路玩笑,哪怕在抱怨路的难走时,也不曾真切地感觉到:脚下这条路是一条血与火铸成的道路。索洛曾在一本书上说过,美国铁路的每一根枕木下面,都横卧着一个爱尔兰工人的尸首。我们脚下的路,更是每铺筑一英里,都沾满一位工兵的血。我没有做任何笔录,无法用数字来说明战争的艰难险阻。但一路行来,待到松山,看到70年前光秃秃的山,如今满是郁郁葱葱,突然有人感慨了一句:普通的70年的树能长这么高壮么?不会是因为吸了太多的人血吧?这时候才觉得心里突然就莫名地涌动着一股热流。这时候,之前看到的木质部被子弹几乎全部掀走,仅靠1/2的外皮成长起来的大树,和纵横交错的战壕、工事、弹坑……突然就连接起来,在我的心中逐渐丰满起来,和这段历史一样,成为我生命里的一记烙印。
要不怎么说集体无意识呢,在临行缅甸的前一晚,大家坐成一圈开会,突然都市放牛问了我一个问题:你有没有觉得,这一路走来,越走心情越沉重。我转过脸头去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还记得在发布会上,著名战地记者唐师曾说了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:距离历史越远,我们便能越自由地来审视历史。或者我们永远都无法触及历史最真实的那一面,但是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,我们可以无限地去接近它。
也许,还原战场的真实面貌,对于每一个单独的人而言,并不是那么重要,就我自己而言,倘使不去走这么一遭,晴隆二十四道拐、松山战役、以及“二战史专家戈叔亚”、“著名战地记者唐师曾”,都永远只是几个遥远而陌生的名词罢了。但是对于历史而言,这凝重的那一笔,却是勾勒整个人类社会发展树状图的不可或缺的部分。我想,我很幸运,能够以自由之名,与雪佛兰科帕奇一起重走这条峥嵘生命线。见证历史的一个重要的时刻,挖掘那些感人的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我,很幸运。

 

参考资料:
当时,抗日战争的形式极其严峻,1940年,日本当局在《帝国国策纲要》中称:攻取缅甸的目的就是要截断中国与外界的最后一条交通线。”那个时候,中国西南地区的陆上国际通道全部被日军封锁,北面正在与德国作战的苏联为避免腹背受敌,1941年4月与日本签署《苏日中立条约》,停止了从北面和西面漫长边境线上对中国的援助。那时的中国迫切需要一条新的陆上通道,获得国际支援。
   1944年秋,中国远征军与盟军的反攻完全扭转了中印缅的战局。配合美军工兵和中国工兵,万名饱受战争磨难的民工马上组成新的筑路大军,他们衣衫褴褛、风餐露宿地奋战在深山密林之间,沿着马帮的小路筑起了从保山经腾冲至缅甸密支那,连通印度列多的公路。1945年1月,美军少将率领100多辆军车从印度出发,一路抵达昆明。这条路被命名为“史迪威公路”。

 
行程:
4月5日:抵达,报道,入住。(照片后补)
4月6日:黄果树大瀑布,天星桥
这一天我主持了第一场新闻发布会,向作出贡献的安顺抗战军民表达敬意。
 
4月7日
抵达晴隆县二十四道拐。
在这里我主持了科帕奇车队的发车仪式。(当时没有带相机,本图为baidu资料图片)

4月8日:在路上。

 

4月9日:

松山战役遗址探访,惠通桥:

惠通桥:在怒江下游的钢索吊桥,以钢缆嵌入两端石壁悬吊而成。位于怒江峡谷,地势险要。抗战期间,这里是滇缅抗战的“血线”要卡。

 

松山战场:紧邻怒江西岸,海拔2200米,地形复杂。日军称为东方马其诺防线。1944年5月,中国军队在此集结16万官兵,血战90多天,以伤亡6000余人的代价收复此地:

被打掉木质部却还活着的老树:

 

 

4月10日:抗战纪念馆:

日军的一些遗物,包括间谍相机等。

途中,客串一把车模:

地质公园:

 

4月11日:因身份证件丢失,需办理其他手续,缺席红粉笔活动。

 

4月12日:前往密支那,度过难忘的泼水节,与生平第一次的被军方软禁。(待续)

 

自由之路系列游记之:

 

黄果树大瀑布游记(有我的pp彩虹照片哦!)

 

在草地上的“制服”照一组

 

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(国内部分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